《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6-10集)
admin 2017-08-10
《我们的少年时代》

      《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第6集
  陶西闲得坐立不安,观察学生们的战况。陶西召集学生们集合,跟随自己的步伐去野餐,尹柯不感兴趣,没有加入大部队。邬童和陶西商讨交易一事,说到这里陶西气就不打一出来,自己被邬童坑惨,这个奇葩的后果只能让自己背锅。班小松偏执地认为陶西答应了自己重组棒球队,高兴地发狂。邬童看着冷面尹柯手里拿着的钥匙,还是原来的挂件,原来在尹柯心里,他还没有忘却和邬童一起并肩作战的岁月。陶西带领学生们在街边卖橘子自食其力赚钱,不速之客安谧却突然降临。安谧斥责陶西不顾学生安危私自行动,处罚陶西记过处分。同学们得知陶西因为开展第二课堂一事被学校处罚,班小松决定默默努力,保住陶西的饭碗,突然的转性让邬童有些意外。陶西一如既往地来给学生们上课,以一种独特方式来开启学生的新视野,成绩不需要总要依靠死板的试卷和试题才能证明,学生们十分认可。陶西质问学生们既然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证明能力,那为什么又要花上那么多时间来学习,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了这群调皮的学生。陶西打听到夏老师时常爱逛的百货商场,他邀上自己的死党白舟帮自己牵红线。陶西脑动大开,打扮奇异的来到夏老师必经之地等待给她惊喜。白舟在商场外给陶西把风,却看见安谧径直走来。白舟通知陶西大事不妙,不想陶西身着异装把安谧误认为朝思暮想的夏老师,陶西拿出花束花样告白,丑态百出,并在无意间上演了戏剧性的一吻。安谧听见声音揭开玩偶头套,两人对视才发现是个大乌龙,安谧暴揍陶西,陶西出尽了洋相,脸面荡然无存。深夜安谧回忆起下午在商场和陶西发生的误会,再想到这些天来和陶西的相处,陶西在她的记忆力仿佛只是一个毫无上进心和满嘴跑火车的人,想到陶西那副讨人厌的嘴脸,安谧就觉得烦恼和罪过。班小松又开启了黏人模式缠着陶西让他答应重建,陶西随口一说的玩笑话竟被天真的班小松当真。棒球队还缺关键一员,班小松一直烦恼新建棒球队缺乏得力干将,邬童有过和尹柯的搭档经历,他深知尹柯身上的能力,让班小松去说服尹柯加入棒球队。班小松像口香糖一样每天都黏着尹柯,甘愿做尹柯的小跟班。尹柯受不了班小松死缠乱打和喋喋不休的唠叨,他和班小松约定,只要在小长跑比赛中班小松能够获得第一名,那自己就答应入队,班小松欣喜若狂。陶西和学生们探讨学习的意义,他指挥邬童在全班面前做投球动作,并全部猜对了邬童的举动。陶西亲自做展示,他告诉学生们学习能够带给我们认知,即使是一件枯燥无味的事,但如果不学习,那就不能走向成功,平时看起来不正经的一个人,第一次言传身教,生动地讲解课程,邬童对陶西刮目相看。班小松为了让尹柯心甘情愿地加入棒球队,疯狂地练习自己最不擅长的小长跑,疲惫和辛苦不欲人知。邬童斥责尹柯不近人情,故意为难班小松,尹柯不认为邬童有资格指责自己,因为他也时常拿班小松取乐,还乐在其中。邬童看着傻傻的班小松,心中竟有些心疼和不忍,请求尹柯再三考虑,尹柯言辞令色拒绝。我们时常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由分说傻傻地去坚持,不管有何结果,至少我们曾为了心里的信仰疯狂过,只为把信仰装进行囊。欲速则不达,陶西和邬童阻止班小松的莽撞行为,倔强的班小松不愿半途而废。陶西坐在床上回想起自己曾经身为棒球队员时孤注一掷地勇敢逐梦的场景,在班小松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班级进行长跑测试,班小松对第一名志在必得。发号令一响,班小松使尽全身力气拼命向前冲,暗暗和尹柯较劲。眼见尹柯就要超越自己,班小松放手一搏,由于用力过猛,班小松腿肌肉拉伤,陶西送他去医务室,倔强的班小松坚持不肯就医,执着地兑现和尹柯的约定,坚持要拿第一,强撑着受伤的身体。邬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恳请尹柯入队,尹柯依然无法释怀。邬童痛恨尹柯不近人情,以前尹柯可以不顾一切地放弃加入和自己加入银鹰,现在看到班小松为了劝服他加入棒球队也无动于衷,邬童对尹柯已经彻底失望,让他继续伪装他的冷血。有些伤痛不是不想说,而是当伤口再次被触碰,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承受。
 
       《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第7集 - 诅咒信风波席卷学校
 
  尹柯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里,母亲没有过多地关注儿子的情绪,反而更多的是给予尹柯学习的压力。尹柯回到房间,回想起邬童狠心对自己所说的话,再看着桌上的棒球玩偶,尹柯心情五味杂陈。也许是兄弟间的心有灵犀,邬童主动找到废柴老师陶西,请他回去担任棒球队教练。邬童苦口婆心劝说陶西,陶西始终无动于衷。邬童拿出杀手锏,威胁陶西他会将教学计划书告密给安谧,原本以为陶西会束手就擒,没想到陶西根本就不在意,他巴不得邬童告密,这样他天方夜谭的教学计划就无需实施。面对陶西的无所畏惧,邬童也拿他没办法。陶西照常上班,班小松半路杀出来拦住他。陶西不满班小松死缠烂打,班小松拿出以前有关陶西的神奇传说报道,他已经了解了陶西的真实身份,可他不明白陶西为何要像如今一样自甘堕落,还要放弃自己的梦想。陶西因为棒球受伤的过往不愿再承受伤痛,他宁可残忍地拒绝班小松的热情,口是心非地放弃追求热爱棒球的梦想。班小松诚心地恳请陶西再三考虑,他热爱棒球,享受棒球带给自己的乐趣,现在勇敢的班小松就像曾经无畏的陶西,面对任何困难都不屈服,班小松真诚的话语深深打动着麻木的陶西,但他还没有考虑好是否有信心重拾棒球。时间是永恒的敌人,跟有没有勇气无关,它能让人忘记所有快乐的细节,却偏偏记得痛是多么刻骨铭心。陶西回到家里,心情像荡秋千,一上一下,永远没有平衡点。看着熟悉的老照片,回想起自己棒球职业生涯的经历,陶西满是感动。曾经无数次,他会在家里朝墙上扔着棒球,直至烙上印记,心底的初衷仿佛再次回归。陶西经过慎重考虑,他告诉班小松,他愿意担任棒球队教练,不过他需要班小松暂时保密。陶西答应了班小松的请求,班小松高兴地手舞足蹈,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说。下课后,班小松来到储物柜前,打开柜子却看见一封信,他欣喜地以为是情书,没想到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信,班小松莫名其妙。诅咒信上需要班小松将此信转发给五个人,思前想后,班小松决定转发给胆大的邬童,正当他要放在邬童桌上时,正被邬童撞破,班小松吓得认怂。队友焦耳却神助攻班小松,邬童才知晓班小松居然要给自己诅咒信,生气地质问班小松,班小松一脸无辜,冷静的尹柯劝班小松不要轻信这些无聊的恶作剧。陶西为了坚守梦想,主动找到校长求情,向校长表达了重建棒球队的诉求,校长告诉他需要征得安谧的同意。安谧恰好来给校长提交报告,陶西顺水推舟,提出重建棒球队的建议,可是安谧振振有词,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陶西根本来不及招架,只能怯怯地退场。经历了班小松收到诅咒信一事后,接连几天,学校很多学生都收到了莫名的带有血迹的信件,内容十分恐怖,学校里闹鬼事件让全校陷入了恐慌。安谧迫于压力,前来调查监控,焦安将矛头指向不靠谱的陶西,安谧没有多想。为了查处罪魁祸首,安谧亲自来六班查岗,有学生又收到了恐怖的诅咒信,吓得人心惶惶。白舟找到陶西商量对策,陶西却漫不经心地应对。安谧将查处始作俑者的重任交给陶西,否则就撤销他的班主任职务,陶西无可奈何。安谧回到家里,看着镜子里疲惫的自己,安谧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安谧的母亲打电话催促安谧尽快找男友,并通知她自己下周要来视察她的情感生活,安谧苦恼母亲大人强硬的态度,她该如何应对母亲的突然造访。班上同学收到诅咒信的事越发频繁,并且花样百出,学生们向陶西反映,陶西无心理会,害怕学生们继续烦自己,陶西躲在办公桌下来避开风头。学生们故意捉弄陶西,陶西被整的惨不忍睹。安谧询问陶西关于诅咒信的进展,陶西看出安谧的着急,他答应尽快查明真相,但是事成之后,安谧就必须答应重建棒球队的要求,公平的交易,背后却是陶西的用心,只为了完成那群孩子们单纯的初衷。
 
      《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第8集 - 始作俑者最终现身
 
  班小松和邬童在操场一如既往地练习棒球,班小松菜鸟一般的技术让邬童无言。陶西向两人宣布可以重组棒球队的好消息,前提是需要班小松他们查出诅咒信背后的始作俑者,陶西顺利地将安谧交付的任务转嫁给单纯的班小松,暗自窃喜。为了防止事态继续恶化,也为了能够重组棒球队,班小松三人决定查出幕后黑手。尹柯严谨分析,推算出肇事者是夜里犯案,邬童提议夜晚守株待兔,班小松邀请尹柯一起作战,尹柯因为学业忙碌推辞,邬童藏不住内心的失望。尹柯在母亲的监督下紧张地学习,等待避开母亲的视线,尹柯偷偷从窗户逃出来和班小松,邬童会合,加入两人的队伍。在班小松和邬童的陪伴下,尹柯三人根据线索深夜来查探事情真相。偌大的教学楼里,寂静和阴森的氛围让班小松畏首畏尾。班小松看见墙上的血手印,吓得大叫。恍惚中,班小松听见了小女孩的声音,邬童和尹柯误会班小松太胆小,没有在意他的恐惧,继续搜查真相。尹柯三人来到画室,却意外发现画室的门开着,走近石膏像林立的画室,空气中弥漫着悚人的气息。画室里没有线索,三人继续前进查看真相,突然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在走廊尽头朝三人挥手,转眼又消失不见,亲眼看见恐怖的场景,三人神情呆滞,吓得落荒而逃。班小松三人因为前夜查探诅咒信真相而疲惫不堪,在安谧的语文课堂上昏昏欲睡。安谧突然点名班小松起来回答问题,班小松心不在焉,就连邬童和尹柯也接连遭殃。下课后三人商量对策,为了弥补昨日的遗憾,邬童提议今天晚上继续留在教室里等待幕后黑手落网。陶西正在办公室里浏览网页,犹豫是否要点击进去,安谧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身后。安谧告知他班小松三人的反常,并催促他尽快查出诅咒信真相,陶西胸有成竹,保证两天后让真相水落石出。安谧好心提醒陶西注意个人作风,不要利用校园网站干坏事,否则她会记下陶西的不良记录,面对冤家安谧,陶西毫无办法。班小松三人暗暗躲在教室里等待真凶出现,等到深夜,一个身穿黑衣,带着鸭舌帽的男子终于现身,班小松和尹柯快速追踪真凶,邬童也朝另一方向围追堵截。三人将幕后黑手逼到天台死角,真凶的面目却让三人大吃一惊,苦苦追查的幕后黑手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薛铁。薛铁因为经常受到同学的嘲讽和蔑视,开始变得偏激,于是他想出了这场风波,来报复曾经伤害过他的同学。小伤害经过长时间的积累,终于等来了爆发,三人对真相瞠目结舌。邬童向陶西报告诅咒信的真相,好事八卦的焦耳打听到消息,经过三寸不烂之舌迅速在班上传播开来。邬童正义感爆棚,他知道了真相,可心里并不开心。听见班上同学对薛铁议论纷纷,邬童忿忿不平,愤怒终于爆发,他指责同学们不顾同学之谊,只知道对薛铁冷嘲热讽,从来不知道小小的玩笑之后给他人带来的心理伤害,经过邬童这样一番指责,同学们低头不语。焦安趁热打铁,希望劝说校长开除薛铁,避免这样的恶劣影响扩散开来。陶西帮薛铁求情,他承认是自己疏忽了对学生的关心才让学生认知有偏差,希望经过这一次教训,薛铁能够认识到错误,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焦安不认为陶西有资格纵容学生放任自流,安谧一反常态,主动帮陶西说话,陶西对安谧的转变大为改观,对她的仗义有一丝欣赏。陶西跟班小松三人说清楚了事情原委,班小松好奇那晚在学校走廊看见的穿红衣的小女孩,陶西忽悠他眼花看错,班小松似有似无地相信。陶西很清楚,那个身穿红衣的小女孩是自己的女儿果果,那天晚上,陶西是想带着果果来观察班小松三人查探真凶的进度,没想到调皮的果果却上演了一出闹剧,还把邬童三人吓得不轻。女儿真是陶西前世的情人,这辈子注定和陶西有着一段不可言说的情感。陶西向全班同学说开了诅咒信事情,薛铁也知错能改,这场恶作剧就算翻篇了,班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因为恶作剧一事,加上邬童的当头一棒,同学们并没有疏远薛铁,反而是更加心疼这个男孩,同学们纷纷把笔记借给薛铁,会心一笑。同学之间没有永久的误会,当心里的结解开,伪装面具下的真心和脆弱全然暴露,懂你的人会真心地接纳你。
 
       《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第9集
   明媚的阳光照进房间,陶西还像往常一样懒散,突然一个电话响起,不停地催促陶西伸出援助之手,原来是白舟拜托陶西帮他去相亲。与此截然不同的景象是,安谧早早就收拾妥当,母亲大人突然造访,火急火燎地带着安谧去相亲,倔强的安谧自然不肯屈服,她对相亲这种麻烦事完全没兴趣,安谧母亲眼看强硬手段无用,主动打起苦情牌,心软的安谧只得无奈答应。在母亲大人的严格把关下,安谧打扮地精致开启相亲之路,而陶西受白舟之托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出发去参与相亲。相亲饭局上,安谧一直心不在焉地应和,安母不停地在一旁给她暗示。白舟躲在约定咖啡店门口和陶西里应外合,陶西假装打电话查看白舟相亲对象的真面目,一看吓一跳,真可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陶西就像抓住了安谧的小辫子一样暗自窃喜。陶西通知白舟一切正常,白舟如临大敌,整理好心情准备去和相亲对象碰面,正走在门口被白父抓个正着。白父和安母撞破三人,局面一度尴尬,陶西置身事外开溜,白舟和安谧在父母的撮合下继续相亲。安谧回想起那晚所见白舟和陶西亲密的举动,心里发毛,爽直的她直接开口旁敲侧击白舟,没想到白舟误会了安谧的意思,尽力解释自己和陶西的纯朋友关系,安谧半信不信,气氛尴尬到极点。深夜,陶西意识到白天相亲一事对不起安谧,主动向安谧道歉,并借机重提组建棒球队一事。安谧很爽快地履行约定,拿出市里棒球联赛报名表给他这个机会,但代价是陶西必须带着月亮岛棒球队拿到好名次,否则就解除陶西的棒球队教练职务,陶西胸有成竹。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放弃。白舟向陶西念叨父亲向自己施压继续和安谧约会,白舟极不情愿,陶西漠不关心。陶西找到班小松,拿出联赛报名表给他,班小松幸福地手舞足蹈,棒球小子踏上新征程。邬童的表现却很冷静,可悲的是如今棒球队只有三个人,连基本门槛都很难达到。焦耳热情似火,极力推荐自己入队,经不过焦耳软磨硬泡,班小松不情不愿地答应。邬童提议班小松进行棒球队招新,单纯的班小松主动揽下招新的重任,看着班小松不靠谱的模样,邬童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夏老师刚刚经历了失恋之痛,心情郁闷的她在酒吧里买醉,有企图的他人上前搭讪,夏绿无心理会。心中苦闷的情绪难以排遣,夏绿主动约见陶西排遣苦闷。陶西第一次收到暗恋的夏老师的邀约,心花怒放,为了专心赴约,陶西将照顾小情人果果的重任交托给安谧,安谧一脸茫然。陶西和夏老师借酒浇愁,夏绿苦恋了六年,可这份感情却无疾而终,时光沉淀之后,她好像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可毕竟是等了六年的情感,想放下也并非易事,不胜酒力的夏陶西醉得不省人事,夏绿也醉倒在桌。清醒后的陶西好意将夏老师送回家,细心照顾夏老师。另一边安谧也把果果照顾得无微不至。夏绿神志不清,误把陶西当作是自己的男友罗宾,趁着酒劲亲吻陶西,心上人第一次主动靠近陶西,陶西不知所措,错位的爱恋会是陶西迎来爱情的春天的前奏吗?班小松张贴了小熊棒球队招新海报,拙劣的海报绘画技术让邬童有口难言,画海报的重担就交付在多才多艺的尹柯身上,邬童提议班小松充分利用人力资源,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点醒了班小松,班小松脑动大开,不怀好意地看着邬童。班小松想尽奇招,让高冷的邬童穿幼稚的玩偶装吸引人群,办法着实有效,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抢着加入棒球社。吃瓜群众陶西被焦安莫名其妙地抓去和安谧对质,告状棒球社不顾学校形象的罪名,没想到安谧根本不吃这一套,这次和陶西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焦安自讨没趣。安谧提醒陶西别春风得意,月考即将来临,陶西必须想法设法兑现让全班同学拿A的承诺,否则他不得不辞去棒球队教练一职,陶西任重而道远。
 
        《我们的少年时代》电视剧情第10集
   棒球队第一天的招新工作圆满收官,邬童和班小松三人累得不轻。焦耳正在走廊上和同学商量坑队友谭耀耀,白舟刚好路过。经过焦耳一番话,白舟也入了道,在焦耳的指导下,白舟也想借机整蛊陶西,好报上次相亲糗事一箭之仇。陶西忧心班级月考一事,白舟好心提醒他不要抱太大希望,去和安谧主动示弱求情,任性的陶西绝不肯在安谧面前服输。陶西吓唬同学们,私自把自习课改成了体育课,同学们一听说要练习长跑,花样百出,不过陶西自有办法对付调皮的学生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同学们磨人的功力没有陶西深厚,只能乖乖服输,个个被折磨地够呛。陶西知道夏绿经历着失恋之苦,心情郁闷,加上夏绿又不搭理自己,陶西拿出秘密武器,让果果做两人之间的桥梁,主动邀请夏绿来学校观看棒球队训练。有了小淘气果果助攻,陶西接近夏绿就更容易了。陶西向夏绿热心地介绍棒球队同学的特点,看似不靠谱的陶西却有着细腻的心思,清楚了解每个学生的特长,因材施教,看透每个孩子善良的内心。为了在夏绿面前出风头,陶西刻意安排棒球队训练课程,没想到班小松带头和陶西抬杠。邬童也想亲眼见识陶西的实力,鼓动陶西在同学面前示范。陶西为了在夏绿面前挣回面子,拿上棒球那一刻,仿佛就像个真正的战士附身,勇敢无惧,久违的用力一投,陶西的神话名不虚传,实力不作假,直接让焦耳摔得个屁股疼。邬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陶西用实力堵住了所有人的口。陶西分配位置给每个成员,任命邬童为第一投手,而尹柯则担当至关重要的捕手,波澜不惊的心态和专注力使尹柯当仁不让。班小松也想出风头,自恋地想要担当大任,陶西满足班小松的心愿,让他出任游击手,班小松得意洋洋。陶西第一次组织队员训练,笑料百出。薛铁在做示范时意外摔坏左手脱臼,陶西建议送医务室,夏绿主动救治,专业的救助让薛铁疼痛得以缓解,班小松贫嘴夏绿身为陶西的女友厉害之处,陶西嘴上不承认,心里却很高兴学生们误会。结束了训练,陶西送夏绿回家,夏绿亲口跟他说有他这个朋友很幸运,并不愿想起那晚发生的误会,陶西失望透顶。邬童被父亲叫来谈话,邬童和父亲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邬童静默地等待父亲,可父亲一直忙于开会,根本不记得邬童的等待。邬童父亲对邬童嘘寒问暖,希望他搬回家和自己住,邬童不屑于父亲虚伪的关心,质问父亲为何要阻止自己去国外找寻母亲。邬童父亲有苦难言,现在他还不能跟邬童说明其中缘由,只能逃避他的问题,邬童和父亲的隔阂越来越深。第一次月考即将来临,这次不同的是,同学们如临大敌一般十分重视,考虑到陶西为了能够完成他们重组棒球队的心愿,主动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不努力拿到全A的好成绩,陶西就必须辞去棒球队教练一职,同学们见识过陶西深不可测的棒球技术,不想陶西就这样无辜被牵连,所以同学们必须放手一搏,全力拿到好成绩,忘我地投入学习。紧张的月考终于结束,同学们都陷入了疯狂的自嗨中。安谧正在分析成绩,安谧的母亲直接找到她办公室,催促她和白舟发展关系,安谧解释白舟和自己只是同事关系,安母认死理,硬要撮合安谧和白舟,焦安在一旁别有用心地偷听,好戏即将上演。尹柯带着队员耐心地讲解棒球动作要领,并指导他们实战练习。栗梓向班小松抱怨棒球队经费短缺,班小松也束手无策。尹柯因为母亲的严格管控没法长时间训练,提前结束练习,没了尹柯和陶西做指导,班小松和球队如同一盘散沙。上帝每天都会安排很多人相遇,邬童和尹柯就像是班小松人生中的惊喜,驱赶他棒球逐梦路上前半生的孤独。